<tbody id="i1no3"></tbody>
<bdo id="i1no3"><optgroup id="i1no3"><thead id="i1no3"></thead></optgroup></bdo>
    <bdo id="i1no3"></bdo>

    <menuitem id="i1no3"><dfn id="i1no3"></dfn></menuitem>

      <menuitem id="i1no3"><ins id="i1no3"><delect id="i1no3"></delect></ins></menuitem>
      VIP標識上網做生意,首選VIP會員 | | 加入桌面 | 無圖版

      微信小程序
      排名推廣
      排名推廣
      發布信息
      發布信息
      會員中心
      會員中心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國內新聞 » 正文

      “應試體育”迎來強監管 或將推進行業洗牌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21-10-25  瀏覽次數:8
      核心提示: 近日,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發布《關于做好課外體育培訓行業服務監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提出要強化行業監管
        近日,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發布《關于做好課外體育培訓行業服務監管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明確提出要強化行業監管,促進行業規范有序發展,堅決抵制“應試體育”思維,引導廣大青少年學生和家長形成正確的體育觀念。
       
        “雙減”政策出臺后,學科類校外培訓受到壓減,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需要重新審核登記。這一《通知》對于體育培訓行業而言具有怎樣的影響?“雙減”政策落地后,青少年體育培訓行業又將迎來怎樣的“危”和“機”?
       
        作為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市工商聯副主席、振興國際智庫理事長,李志起最近很關注中小學生在“雙減”后的體育鍛煉等問題。“我剛剛提交了一份關于‘雙減’后切實加強中小學和幼兒園基礎設施軟硬件建設的建議,其中特別強調要定期檢查中小學、幼兒園體育設施的安全、污染等指標,也呼吁加強中小學生、幼兒園學齡前兒童的體質鍛煉,因為‘雙減’后,很多家長確實在體育鍛煉方面加大了投入,學校也有所重視,但如何進行科學合理的鍛煉,課后體育培訓如何避免新一輪內卷,還應該引起全社會的重視。”
       
        教育專家、21世紀教育研究院院長熊丙奇指出,培養學生體育興趣和技能的體育培訓,應以發展學生興趣為目標,而不是以功利的提分為目標。
       
        “雙減”后的體育培訓市場“外熱內冷”
       
        “‘雙減’后終于有時間報體能訓練了,即使學習不錯,體育不達標,中考也成問題。”北京市東城區某小學六年級的黃樂天媽媽選擇了在天壇體育中心培訓孩子的體能,同時加強游泳等訓練。她發現“雙減”后,周圍參加體育培訓的孩子越來越多。“主要以體能為主,有些孩子的訓練項目是有針對性的,我們這個年齡的孩子主要還是考慮中考體育成績。”
       
        《中國經營報》記者注意到,隨著“雙減”政策的落地,體育培訓報名相對火爆,相關機構也陸續涌現出來。天眼查數據顯示,我國目前有37萬家藝術類培訓相關企業、66萬家體育運動類培訓相關企業,其中有超8100家青少年體育培訓相關企業。“雙減”政策發布以來,以上藝術、體育培訓企業新增了3.3萬余家,較2020年同期相比,增長99%,已有超130余家青少年體育培訓相關企業成立。
       
        一位從事青少年網球培訓的教練王曉(化名)告訴記者,“雙減”后感覺學生數量在提升,訓練的時間也在增加。“以前每周只有一個小時打球時間的學生,會在周中再約一節課,或周末兩天分別約兩個小時的課,家長說現在周末課少了,可以多打打球。”
       
        一方面是學生端的增加,另一方面是機構的熱情。體育培訓作為非學科類培訓,成為部分學科類培訓機構轉型的方向,也得到資本的“青睞”,隨之也可能會出現“應試體育”的內卷問題。
       
        國家體育總局發布的《通知》有明確的針對性,而要促進體育培訓行業規范有序發展,不但需要加強監管,更要求從業者不能再拿“應試”作為賣點,搞焦慮營銷,增加學生的培訓負擔。
       
        對于《通知》出臺的背景,熊丙奇分析說,學科類培訓機構轉型進入體育培訓等非學科培訓領域,如果想做大體量,就得擴大市場。以體育中考為賣點進行營銷,無疑是擴大培訓市場需求的重要策略。隨著各地提高中考體育分值,監管部門和社會輿論擔心校外體育培訓刺激“應試體育”并非沒有道理。
       
        一位從事青少年培訓的知名機構負責人告訴記者,目前多家在線教育龍頭也都在布局進軍素質教育市場。新東方等頭部學科培訓機構也紛紛轉型沖進體育賽道。資本也在觀望,體育培訓很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風口。
       
        據創業最前線統計,在過去三年,資本對青少兒體育培訓項目出手逐漸趨于謹慎,投融資事件數已從2018年的15起降至2020年的2起。不過,今年以來,青少兒體育培訓行業的投資開始回暖,在過去的7個月里,共發生7起投融資事件,同比暴增6倍。
       
        東方啟明星體育教育創始人靳星表示,“整頓學科類培訓機構也給體育培訓帶來了機會。政策導向下,關注孩子素質教育的家長增多,家庭可支配資金增加,孩子寒暑假、節假日、休息日的可支配時間增加,給體育培訓帶來了窗口期。同時,整頓造成K12人才溢出,尤其是運營、營銷類人才,是對體培的升級和補充。”
       
        但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創始人張慶也告訴記者,實際上,在體育培訓尤其是青少年體育培訓市場,這幾年可謂是“外熱內冷”。“一方面,國家大政方針發展戰略的實施及人民群眾對于體育的投入,讓投資體育基礎設施的熱情不減。另一方面,頭部很多投資機構及培訓機構還相對冷靜。2014年到2018年是體育培訓的投資熱潮期,自疫情襲來后,一些俱樂部和機構存在卷款跑路現象。而‘雙減’后,機構進入公立學校市場有一定的門檻。如此背景之下,很多投資人開始冷靜,以至于‘雙減’后對于體育培訓的投入都很謹慎。”
       
        而國家體育總局發聲稱堅決抵制“應試體育”思維。綜合專家及業內人士的觀點可見,所謂體育應試化,具體表現在一是圍繞體育項目進行教學或者培訓,考什么就學什么,以及機構圍繞體考項目進行焦慮營銷;二是時間上的突擊培訓,應試化忽略了過程化的評估和考核,不注重學生日常參與體育鍛煉的表現,引發一些期待短期速成或者階段性提升的現象。這是違背體育運動促進身心健康的初衷的。
       
        體育培訓合規遇挑戰
       
        記者發現,很多家長在報名體育培訓機構時,并不太關注教練的資質。“不同于學科類培訓,很多體育培訓機構的門口都會貼著教練員的各種履歷、資質。”黃樂天媽媽表示:“就看看老師是不是正規院校運動隊出來的就行,沒有學科老師那么仔細遴選。”
       
        北京市通州區小學體育老師王曉告訴記者,在體育培訓行業,教練或老師的資質最明顯的指標一般是指國家運動員級別,如果是國家二級運動員,說明教練已經在中上等水平,不同運動項目也會有自己的國際、國內等資格認證。“至于教師證,只有當老師的才會有,一般的校外培訓機構對教練并沒有硬性要求。”
       
        而對于體育培訓機構的資質,靳星告訴記者,目前廣東和重慶的“雙減”文件已經要求非學科類機構也要辦學許可證,其他省份雖然還沒說,但行業未來提質升級時,資質不全的機構一定最先被淘汰。
       
        《通知》指出,青少年體育俱樂部、體育培訓機構、體校、學校體育社團等均屬于課外體育培訓主體規范行動范疇。各地體育部門將配合市場監管等部門加強監管預付費和招生行為,加快出臺規范促進體育培訓行業發展的相關政策;組織開展課外體育培訓行業安全督導與檢查,堵塞安全管理漏洞,對被投訴的課外體育培訓主體及時曝光并依法依規予以處理。
       
        國雙律師事務所主任郝琨表示,體育培訓領域還存在一些機構法律法規的培訓問題,要加強對現行法律法規及相關政策的學習及落實,在機構內部形成全員、體系性學習。比如民法典中關于侵權、體育場館經營者責任等內容的相關規定,能夠推進自身經營過程中風險提示、安全保障、事故預案等相關風險制度的建設及完善。
       
        郝琨強調,規范的機構一定要在制度建設、風險防范、爭議解決等方面合規,未來的合規管理對于體育培訓機構也是很大的挑戰。
       
        毫無疑問,體育培訓下一步將走向規范化,行業的經營準入門檻和合規成本一定會提高。
       
        “對預付費的監管可以減少體育培訓機構卷款跑路亂象,維護消費者權益,但也對體育培訓機構現金流管理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靳星注意到,《通知》里說要支持體校教練員參與提供課外體育培訓服務,要加快健全體育賽事活動、教練員及運動項目培訓服務等方面的標準,并根據體育培訓行業發展需要,加大教練員培訓力度,暢通參加培訓渠道。這背后反映的是體育培訓教練員在數量和質量上存在的大量缺口及行業服務標準缺失的問題。
       
        靳星表示,一是要引導體校教練員參與進來;二是要加大培訓力度,對教練員隊伍進行提質充量。未來頭部體培機構需要承擔起更多的體育職業人才的培養工作,來帶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一位多年從事校外體育培訓的業內人士表示,如果強監管襲來,體育培訓機構也面臨多方挑戰。“比如對預付費的監管,目前行業的發展水平較低,一旦資金監管落地,可能會有機構崩盤。此外,隨著行業的規范化發展和辦學資質、從業者資質的提高,會清理出一部分資質不全的機構,但也反映了當前體育培訓優質人才和產品的供給無法匹配迅速擴展的需求問題。”
       
        此外,該業內人士指出,疫情反復對于以開展線下業務為主的體育培訓行業也是一個挑戰。受“雙減”政策的影響,學科類培訓時間大幅壓縮到放學后至晚上9點前。很多家長選擇把周中的時間留給學科培訓,把體育培訓時間集中在周末,這對于體育培訓機構的運營也提出了一定的挑戰。
       
        上述業內人士表示,根據教育部指示,中考體育要不斷總結經驗,逐年增加分值,要達到跟語數外同分值的水平。不會突然把體育成績拉滿,而是逐年提高,讓學生和學校都有一個緩沖的時間。
       
      關鍵詞: 應試體育 監管
      分享至:
      更多
       
      [ 資訊搜索 ]  [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優邁體育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合作伙伴: 瑜伽美女牲交大片
      <tbody id="i1no3"></tbody>
      <bdo id="i1no3"><optgroup id="i1no3"><thead id="i1no3"></thead></optgroup></bdo>
      <bdo id="i1no3"></bdo>

      <menuitem id="i1no3"><dfn id="i1no3"></dfn></menuitem>

        <menuitem id="i1no3"><ins id="i1no3"><delect id="i1no3"></delect></ins></menuitem>